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散文遇见迷茫的路口

发布日期:2019-10-09 18:04   来源:未知   阅读:

  故都南京临山傍水,藏龙卧虎,人文荟萃。城东群山跌宕起伏,逶迤秀丽,灵气所钟,古迹景点棋布。中山先生陵园前地势平缓处的丛林里,座落着南京军区(现为东部战区)南京疗养院。院墙四周灌木葱茏密织,空气清鲜,环境幽静,是远离闹市,理想的疗养之地。这儿也是我曾经的福地。二十多年前,一直怀揣文学梦想的我在这里服兵役时,竟幸运地邂逅了几位我文学路上的贵人。

  那时,我是营养食堂的一名战士,我的工作是:采购员,食品冷库库管,每天轮值炒菜,兼以政治处放映员。虽整日忙奔得两脚底都是汗湿,却总觉得还是有许多空闲时间。中午冲个凉水澡,午休一会,或听老兵们弹吉他,吹笛子;晚饭后和战友们去林间弯曲幽静的柏油路上悠闲的散步,也会在俱乐部看电视,或围坐在草坪上侃大山。这是我自离开野战部队紧张的生活后,轻松的一面,而内心里,则是觉得未来有些迷茫。在许多个辗转难眠的夜里,默默占据心头的,仍是久积的对写作的渴望。然却不知写什么,从何写起。

  于是,我买来路遥先生的《早晨从中午开始》一书,模仿他创作《平凡的世界》时的情景,周末和夜晚把自己关在俱乐部的播音房里,漫无目的地写。时进深秋,亦是蚊虫横飞,我接一盆凉水放在桌底,两脚踩在里面,即阻止了叮咬,又提神醒目。这样折腾了八九天,总算写出一篇万把字类似小说的文字,又请院电话总机班的女战友帮着打印出来,兴奋且有些激动地捧着走进了著名作家赵本夫先生的家里。我先是通过读《扬子晚报》副刊上他所撰写的散文而熟悉他的,先生接过去转身放进了书房,又回过身客气的送我出门。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等了约一个星期,再去先生家里取稿时,他把我领进书房里,翻出我的文稿举着掂了掂说:语句还算通顺…… 说到这里,其它似乎就不愿再说,或是担心伤我自尊,总之我所热盼的批改也一并落空。那时先生的意思很简单,是要我多读多写,而懵懂且急躁的我,却不这么理解。回单位的路上,我心里五味翻滚,觉得文学这条道路,不仅曲折幽长,还似梦一样模糊不清,更别说走近或企及路遥等大家了。

  向往文学之梦的信心全无,似撒光气的气球般地瘪了下去,挂在突兀的枝头,只留一片失落的阴影在心里。过了些时日,心渐平静下来,却仍有不甘。况且,一个熟悉的面孔与他话语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他便是北京某军报社的总编范少将。那是两年前,我还在南京总院西餐厅边工作边学烹饪时,范总编由京来陪护其治病的妻子,领导指定我负责他的每日三餐,时日一多,彼此颇熟了,我忍不住就拿出自己写的稚嫩的诗歌给他看,想请他指教一点。他看后只对我说了一句话说:你参军!再报考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此时,全国征兵工作已近尾声,我当兵的事只得暂时搁置下来。而他妻子顺利术后尚在恢复期,他就先行回单位了。临走时他还不忘叮嘱我好好补习功课,多写多练。一想到这些叮嘱,大脑清醒许多。复又转换了努力方向,买来新闻书籍,仔细的阅读学习、模仿报纸上的新闻报道练习写稿件。

  长篇的通讯和报告文学我是不去尝试的,这对我来说犹如瞎子赶马车――难以驾驭。只是先从图片报道和短消息写起,按新闻的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经过、结果等逐一套写,也买了相机四处拍图片,向多处投稿。常言道:有付出就有回报。终于在1992年12月26在《人民前线》报三版发表第一篇“疗养院营养食堂战士、职工为住院的休养员改善伙食”的图片新闻。此后,开始断续的在各种报纸上发表一些图片新闻。但我所写的文字稿件大都是无人采用。这般像夜里爬山一样摸索了年余,艰辛不说,收获惨淡。

  一天,有位热心护士悄悄对我说,新华日报的总编辑来我院里疗养了…… 我听了顿时惊喜不已,即刻产生请他指导一下的念头,就扔下手头的工作,直奔院长办公室,院长听了我的想法,看在我发了一些图片报道份上,爽快的同意了我的请求,并说:见了刘总编,你说是我让你去的,一会儿我要去看望他。我高兴的跑回政治处办公室(当时给我留了一张办公桌),选出一份以往写的文字稿件,去院南的干部疗养楼,站在刘总编住的病房门口敲起了门,里边的人应了一声,说:请进!门没锁。我推开门轻轻走进去,刘总编还在躺着,听见我进来,他掀开被子坐起身来,只见他脸色疲倦,眼袋有些浮肿,头发也蓬松着。他说昨晚写稿子,睡得晚。又问:你是?我说:我是院里兼职新闻报道员,院长知道您来疗养,让我送篇新闻稿件请您……,他说:“‘噢’!我看看”。便伸手接了过去,仔细看一遍,又还给我说:回去加上几件事例再过来。我高兴的说:谢谢您!就快步回办公室重新写了一遍,下午又拿去给他,他站着看了看,一转身把稿件按在桌子上,提笔在稿件的一侧竖着写下:此稿已阅,请予编发,署名:东,日期:1994年1月15日。并把他自己刚刚写好的一篇关于海军医院抢救地方伤员的稿件一起递给我说:你拿去新华日报社,交给政治处张处长。不料次日就获悉我的稿件已登发在《新华日报》三版“国防园”栏目上(时间:1994年的1月16日),标题是:南京疗养院热情为住地群众和游客治病。从此,我也开始写文字新闻报道。

  刘向东老师结束疗养回其单位后 ,我也常去送稿件,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总是在我写的稿件上认真修改批阅。记得有次他对我说:写新闻稿件要争取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写这样的新闻,报社乐意采用,读者也爱看。我谨记他的教诲,认真刻苦地撰写新闻稿件,多篇文字新闻陆续地在军地几家报纸上发表,我也被院里调到政治处当起了专职战士新闻报道员,又被《人民前线》报社聘为通讯员。后来因上学,就不再去。一是碍于他工作繁忙,其时报社正在新建新华大厦;再是怯于他不喜见碌碌无为的人。

  多年来,每当忆起刘老师身为省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终身痴迷和奉献于党的新闻事业,勤奋不休,醉心于勇攀高峰,硕果累累!还依然平易近人,言传身教,以德践行的高尚情操。令我对他愈加敬重和感激。

  再是,《人民前线》报社资深主任记者许家声老师,他在百忙之中,也竭力为我的新闻写作和图片摄影作了耐心细致的指导和帮助,至今都令我感念不已。

  实话说,南京疗养院的新闻稿件并不好写,当时院里的医疗技术水平和设备,都似道士的帽子――平塌塌。如非要说它的长处,也只有门诊科高医生的推拿按摩术和口腔科周主任的镶牙医术小有名气,却又不及有专利或学术成果的那般硬朗;再是疗养院数十年如一日义务为灵谷寺僧人体检治病;和院里参与的一些军民共建活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在各位领导、老师的启迪、663662.com。教诲与帮助之下,我还是让这寂静平和的疗养院开出了新闻之花。

  虽我终没选择新闻,也如所有军地院校新闻系毕业的学生并未全成为新闻记者编辑一样。人各自经历不同,选择的路也各异。因除去你自己所处的环境因素,左右与支配你的选择的,往往是自己內心最重或最向往的那一部分。

  时光荏苒,岁月易老。暮然回首,方知数十年光景已逝,唯那文学初始时迷茫的路口,那些个美丽的遇见,依旧清晰如故。令我温暖与感动,充满怀念!

  惠民,原名姜会民,山东潍坊人,自主业者,热爱写作,有多篇散文、诗歌在《冬歌文苑》《于都诗词》《中国乡村》《作家地带》《香落尘外》等文学网络平台发表。

  必须原创,必须首发,欢迎自带插图和配乐,15天内未收到用稿信息的可转投其它自媒体。文责自负。